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人生故事

地龙灯

标签:人生故事|来源:网络转载
摘要:那天中午,贺佳给坐月子的老婆炖了一只老母鸡。浓浓的香味,把贺佳的馋虫都勾出来了。贺佳吞下口水,舀了一碗鸡肉和汤,送给老婆...
图片来源:百度图片

那天中午,贺佳给坐月子的老婆炖了一只老母鸡。浓浓的香味,把贺佳的馋虫都勾出来了。贺佳吞下口水,舀了一碗鸡肉和汤,送给老婆。

这时,有一个穿着破烂的老人在门外讨吃。老人耸耸鼻子,盯着贺佳,说:“鸡肉好香啊,我想吃!”

贺佳愣了一下,走进厨房,拿了一个小碗,舀了一点鸡汤,夹了两块鸡肉,端了出来,说:“老人家,莫嫌少。我老婆坐月子,家里穷,很少吃鸡。您尝尝就行了。我自己都没尝过呢。”老人点点头,风卷残云地把一碗鸡汤饭吃了,然后,抹抹嘴巴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贺佳觉得这老人怪怪的,不禁多看了几眼。但见这老人步履沉稳,隐隐有不凡气度,心中不禁大惑。

过了几天,贺佳决定再去附近乡镇赶场卖艺,挣钱给老婆买鸡吃。贺佳是个孤儿,从小在寺里习武,长大后在外打工,遇到了现在的老婆。婚后,贺佳来到老婆的家乡创业,办了武校。可是武校生源不多,维持生活十分艰难。

地龙灯_www.haiyawenxue.com

贺佳来到场上,在人流多的地方,用粉笔画了一个圈,开始舞枪弄棍。渐渐地,围观的人多了。贺佳更有了精气神,打了一套少林拳。起、落、进、退、反、侧、收、纵,步法轻灵稳固,手法曲而不曲、直而不直。看热闹的人们一阵喝彩,丢下一元、二元。

这时,从人群堆里挤进来一位老人,瞪大眼瞧了一会儿,忽然冷哼一声。贺佳听了,心里很不爽,猛地收了拳,向老人望去,不由一惊。这发出冷哼的老人,正是那天讨吃的流浪老人。

贺佳瞧了瞧,也冷哼一声,忽地沉下马步,拳法一变:招招简捷实用,打穴击要,封闭缠拿;势势内气奔泻,松紧转换,静若秋月洞明,动若狂风扫叶。老人眼睛一亮,叫一声“好”,便转身离去。

贺佳心中一凛,忖道:这老人果然深藏不露。自己先前哗众取宠,想赚几个钱,卖弄了一番花拳绣腿,为老人所不齿。刚才打了一通四明山内家拳,这老人竟然识得。

贺佳又耍了一会儿,瞧瞧地上,只有三四十元,而赶场的人们已渐渐散去。于是,他收了棍棒,翻山回家。

第二天早晨,贺佳正要出门,村长来了。村长告诉贺佳,县文化馆黄馆长要来,让贺佳在屋里等着。贺佳大概等了两个多小时,黄馆长还是没有来。正着急,门口人影一晃,进来一个人,竟是那位讨吃的老人!

贺佳见老人今天穿得还算干净,胡须也新剃过,不想赶走老人,于是搬来椅子,给他倒了一杯水。老人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说:“贺佳,我今天特地来会你。”

贺佳愣了一下。村长说黄馆长来会他,这老人就是黄馆长?贺佳尴尬地说:“黄馆长,得罪了……”

老人摇摇手,打断了贺佳的话:“我不是黄馆长。我姓邓,叫邓志恢。我和黄馆长约好了,在你家见面。”

贺佳正疑惑,就听见村长在门口大喊:“贺佳,黄馆长来了。”

村长后边,跟着一个年过半百干部模样的人,想必就是黄馆长了。只见邓志恢马上站起来,热情地与黄馆长打招呼。贺佳忙搬椅子,倒开水,心里却一直嘀咕:这邓爷爷和黄馆长来,究竟是为何事?难道想帮我办武校?

黄馆长喝了几口茶,笑道:“小贺,我就开门见山了。邓伯是南镇地龙灯传承人,他经过多次考察,觉得你人品不错,功夫也好,想收你为徒。”

贺佳心里一震。这邓爷爷门前讨吃、赶场观艺,原来是暗地考察!龙灯他倒是瞧过,但地龙灯还是头次听说。

邓志恢点点头,说:“贺佳,这地龙灯虽说是龙灯,但与舞狮一样,需要很好的功夫。没有一定的武功基础,就不能舞地龙灯。我看你不错,想收你为徒,把地龙灯传承下去。”

原来,黄馆长早年曾见过邓志恢舞地龙灯。地龙灯,以“巴地梭”的舞蹈形式,生动灵活地展现出龙“游于水、爬于山、腾于空”等神奇造型。在县政府的支持下,黄馆长协助邓志恢成功申报了省级非遗。可是,邓志恢年事已高,地龙灯后继无人。于是黄馆长向邓志恢推荐了贺佳,这便有了邓志恢暗里考察的故事。

贺佳听后,不假思索地说:“学地龙,也赚不了什么钱。我呢,等孩子满月后,就去外地影视基地做武打替身,趁年轻多挣钱,养家糊口。”

邓志恢一听,脸都白了,气呼呼地说:“想发财,就莫学地龙灯!”他站起来,对黄馆长说,“这事强求不得,我本想改秘传为流传,没想到现在年轻人想的都是钱。黄馆长,得罪了,我走了。”

黄馆长拉着邓志恢的手,劝道:“等下。我今天来,就是想把地龙灯传承的事落实下来。”

黄馆长把邓志恢按在椅子上,又叫贺佳冷静下来,然后说起了他带来的好消息:一是省非遗保护中心已将地龙灯申报国家级非遗项目,而且与县政府联合,筹备了一笔资金,用于地龙灯的挖掘保护工作。地龙灯传承人每年可以得到5万元的津贴;二是黄馆长已经同一个愿意资助山区留守儿童的爱心人士接洽,对方同意助资10万,把贺佳的武校改造升级成留守儿童服务中心。只要贺佳同意拜邓志恢为师,在服务中心教孩子们地龙灯,这两笔钱半个月就可落实。

邓志恢听着听着,满脸皱纹像波浪一样荡开了:“黄馆长,你怎么不早说!贺佳,这么好的事,还犹豫什么,快给我磕头吧!”

贺佳一边听一边算账,5万块钱,邓志恢肯定分得多;办留守儿童服务中心,義务多一些,挣钱少一些,也不是赚钱的门路。贺佳瞧着邓志恢,这个头磕不下去。

邓志恢好像看透了贺佳的心思,他瞧瞧黄馆长,对贺佳说:“小贺,如果你学,我不要你给我磕头拜师。传承人的津贴,我不要一分。我是80多岁的人了,要钱干什么!都给你。你办留守儿童服务中心,让留守儿童也学地龙灯,我呢,自带口粮,来教你和孩子们。”

贺佳听了暗暗感动,这邓爷爷是真心想把地龙灯传下去。自己帮帮邓爷爷吧,等几年再外出图发展。于是,贺佳朝黄馆长说:“我带孩子们跟邓爷爷学一段时间吧。可是我不拜师,今后,如果孩子们中有邓爷爷看得上眼的,邓爷爷再认个徒弟。” 不拜师而学艺,好像没这样的搞法,黄馆长尴尬地瞧着邓志恢。

邓志恢脸灰了一阵子,一咬牙,说:“行!”

不久,賀佳的留守儿童服务中心开业了。邓志恢果真带着行李来到服务中心,把地龙灯的一招一式,悉心教给贺佳和孩子们。邓志恢虽然年过八旬,但教地龙灯功夫时,毫不含糊。

贺佳在学习过程中,才真正领悟到地龙灯的精妙。“地龙灯,地龙灯,不用篾篓不用棍,巴地梭着走,活像骑龙行,站的骑马桩,弓腰箭步行,似同狮子灯。”这地龙灯,分为龙头、龙身、龙尾,以竹蔑、铁丝和彩布等扎制而成。人都藏在彩布中,就像舞狮一样,不像其他龙灯是手握棍子举着;没有武功基础,根本玩不了地龙灯。

贺佳本来会武功,教给孩子们的也是武术基础,学起地龙灯来,比一般人要快。而留守儿童们,周日和假期有了这么一个服务中心,也就忘记了在远方打工的爸爸妈妈,玩得十分开心。邓志恢看了,笑得合不拢嘴,地龙灯终于有了生机。

第二年,省里举行学生运动会,贺佳请邓志恢一起带队参赛,夺得二等奖。贺佳的留守儿童服务中心,被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地龙灯传习基地。

转眼间,又是一年元宵。黄馆长在县政府的支持下,举行全县斗龙灯大赛。贺佳带的地龙灯和另一个板凳龙进入了决赛。

为了赛出好成绩,邓志恢把“玩宝”和“掌龙头”的动作,要贺佳和掌龙头的学生反复合演,几乎完美无缺。这让在一旁偷瞧的板凳龙的刘队长急坏了。刘队长心生一计,临赛的晚餐,邀几个人激贺佳与他们斗酒。

贺佳年轻气盛,自恃酒量大,直到把刘队长喝翻在桌下才罢休。这样一来,贺佳也醉得走路都摇摇晃晃的。刘队长不参加比赛,而贺佳是地龙灯的玩宝人。玩地龙灯,就是玩宝人手执圆宝逗引地龙,地龙则随玩宝人追逐扑抢,形成龙抢宝的热烈场面。贺佳大醉,逗引地龙的动作也就大大走样。在登台前演习时,掌龙头的学生只记着邓志恢教的招式,与东倒西歪的贺佳失去了默契,整个地龙灯也就成了张牙舞爪的不成看相了。

贺佳唉声叹气,后悔与刘队长斗酒误了大赛。学生们也都无精打彩。邓志恢想了想,叫掌龙头的学生休息,他自己来掌龙头,与贺佳配合演出。

一阵激烈的锣鼓声中,贺佳翻跟头出场,手持圆宝,逗引地龙。只因醉酒,步履踉跄,圆宝也如风吹杨柳,飘忽不定。但是,邓志恢钻入地龙灯,掌好龙头,追着圆宝,如影随形,扑、咬、逗、卷,与贺佳的醉态配合得恰到好处,真如神龙在天,恣肆张扬,随心所欲。场下观众无不拍手叫好,就连板凳龙的队员们也大声喝彩。

舞罢地龙灯,集体亮相时,贺佳瞧着满脸汗水的邓志恢,忽然“扑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喊:“师父!”邓志恢一愣,继而哈哈大笑,双手扶起了贺佳。全场响起暴风雨般的掌声。